澳门新葡亰集团手机网站 > 新葡亰军事 > 他与“北斗”结缘22年,源于1995年的那次“冒昧”

他与“北斗”结缘22年,源于1995年的那次“冒昧”

2020/03/15 17:58

图片 1

图片 2

方案论证、技术会商、课题攻关……王飞雪每天忙得像一个高速运转的陀螺。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他和他的团队

王飞雪:逐梦北斗耀苍穹

3个月攻克强干扰环境下高精度测距世界难题,使卫星抗干扰能力提升1000倍,避免了国家巨额损失。这是国防科技大学卫星导航定位技术工程研究中心主任王飞雪和他带领的团队创造的奇迹。

■解放军报记者 王握文 通讯员 谭 芳

那年,我国北斗二号首颗试验卫星进入太空后,因受复杂强电磁干扰与地面失去联系。难题如不及时解决,即将组网的数十颗卫星发射将被迫推迟,已发射的卫星也无法实现预期目标。然而,破解这项技术难题难度极大、风险极高,成败难料。

“核心关键技术引不进、买不来,唯有自主创新、大胆突破,才能让中国北斗闪耀苍穹。”——王飞雪

图片 3

方案论证、技术会商、课题攻关……王飞雪每天忙得像一个高速运转的陀螺。

“我们上!”王飞雪主动请缨,和团队吃住在实验室,通宵达旦,研制出超强抗干扰卫星载荷,打赢了这场攻坚战。

“虽然忙,但充实而快乐。”他颇为自豪地告诉记者,在刚刚进行的北斗三号全球导航系统建设招标中,他所在团队又一举中标了10多个重点项目。眼下,他正率领团队打响一场新的攻关战斗。

敢于创新,敢于挑战,敢于攻坚——王飞雪用血性与智慧屡屡证明,他无愧于同事送给他的“北斗少帅”的美誉。他说:“在事关国家安全利益的高科技领域,核心技术买不来,也引不进,除了自主创新,别无他路。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关键技术,就得拿出舍我其谁、时不我待的满腔热血,用超常的努力去赶超。”

作为国防科技大学卫星导航技术工程研究中心主任,王飞雪与“北斗”结缘22年,日子几乎都是在只争朝夕的攻关中度过的。

北斗导航卫星工程系统建设初期曾遇到一个技术瓶颈,国内专家屡屡攻关都无法突破。刚读博士的王飞雪与雍少为、欧钢等同学另辟蹊径,创造性地拿出“全数字化快速捕获信号与传输技术方案”,有专家断言这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方案。但经过3年不懈拼搏,难题成功破解。这一年,王飞雪只有27岁。

1995年,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王飞雪,得知我国北斗导航卫星工程地面设备研制遇到重大技术瓶颈。他与2名同学主动请缨,创造性地拿出一套全数字快捕精跟技术方案,“冒昧”地闯进我国卫星测量控制技术奠基人、中科院院士陈芳允的家中,请求承担攻关任务。

北斗用户机存在体积大、重量大等诸多问题,只能用背包背在身上,使用起来极不方便。王飞雪带领团队向用户机小型化、便携式目标发起冲击。短短两年,他们啃下了这块“硬骨头”,成功研制出我国第一款装备定型的小型化手持式北斗用户机。如今,已定型列装的北斗手持用户机在边防巡逻、抗震救灾、海上救援等领域得到广泛应用。

这个曾被一些专家认为“不可能实现”的技术方案,被他们历时3年一举攻克,成功研制出北斗一号全数字快捕与信号接收系统,突破了长期制约北斗一号卫星导航定位工程的瓶颈,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图片 4

2007年4月,我国北斗二号第一颗卫星发射升空后,遭遇强烈电磁信号干扰,无法进行正常通信。问题如果不能尽快解决,即将组网的10多颗卫星将无限期推迟发射,已发射的卫星也无法实现预期目标。

2015年3月,我国北斗全球系统首颗试验卫星成功发射。在轨测试表明,王飞雪和团队承担研制的星载设备,在高精度、抗干扰、抗辐照等技术性能上再次获得重大突破。

面对困境,王飞雪迎难而上,率领团队用3个月打造出卫星电磁防护“盾牌”,使卫星抗干扰能力大幅提升。

结缘北斗20年,王飞雪领衔的科研团队从最初几人壮大到300多人,成为我国自主卫星导航与定位系统关键技术攻关、装备研制的国家主力队。他们先后攻克了数十项关键技术,研制出卫星和地面运控系统中的大批核心装备。

2015年3月,我国北斗全球系统首颗试验卫星成功发射。王飞雪率领团队承担了总体设计支撑和星地设备研制任务,取得导航系统体系仿真、新型卫星载荷和先进地面站架构等一系列关键技术突破,为北斗全球系统导航工程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持。

图片 5

在我国北斗卫星导航领域深耕20多年,王飞雪身后留下了一串闪光的足迹: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二等奖各1项,成为全国青年五四奖章、“求是”杰出青年实用工程奖获得者,荣立二等功一次。

逐梦北斗

苍茫夜空,7颗排列成“勺子”形的耀眼明星,被古人赋予一个诗意名字——北斗。

2015年3月30日21时52分,我国第17颗北斗导航卫星呼啸升空。我国自主发展、独立运行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开始由区域向全球拓展,服务全球用户。

仰望星空,国防科技大学卫星导航定位技术工程研究中心主任王飞雪目光深邃,激情澎湃。

伴随着“北斗”遨游苍穹、闪耀世界的轨迹,他的人生梦想也在深邃星空划出一个个壮美的惊叹号。

从零起步,20年不舍昼夜,逐梦北斗,这位被誉为李云龙式的科技专家有着怎样的信念、胆识和情怀?

面对挑战,他无所畏惧——

目光能看多远,脚步就能迈多远

450,1797。这是今年44岁生日当天,王飞雪写在笔记本上的两个数字。它意味着什么?

“前一个数字,是习主席叮嘱我和战友们‘把北斗系统建设好’之后的天数,后一个是2020年北斗卫星导航定位系统实现全球覆盖目标要拼搏的天数。”王飞雪说。

这是他给自己和团队立下的“军令状”,也是奋起冲锋的集结号。从1995年与“北斗”结缘至今,王飞雪的日子几乎都是在挑战中运转着。

图片 6

1995年,我国正在建设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遇到了技术瓶颈,国内专家10年攻关迟迟无法突破。刚读博士的王飞雪、雍少为、欧钢另辟蹊径,以大胆、超前眼光拿出一个全数字化快速捕获与信号接收技术方案,请缨攻关任务。

“这是事关国家安全和经济发展战略的重大科研项目,岂是儿戏?”“这个难题别人耗费10年功夫也没有攻克,几个年轻人能行?”“就算这个项目能做出来,今后的发展方向在哪儿?”各种质疑声不绝于耳。不少专家甚至认为这是一个“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方案。

这是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路,看得见远方的灯塔,却不知道要迈过多少沟坎才能抵达。

“因为很难,我很兴奋,一心想搞清楚。”王飞雪说,“最初的电路板模型大如门板,光芯片就有192块,后来芯片压缩到63块,改成了3块小板。”

这是一段激情燃烧与痛苦寂寞互相撕扯的时光,与王飞雪一起参与攻关的几个研究生担心周期太长、出不了成果,相继离开。

3年后,星地对接现场,显示器上脉冲闪闪,捕捉信号成功。在场的20多位专家起身鼓掌,向王飞雪和同事们表示祝贺。

这个严重制约我国北斗一号卫星导航工程的技术“瓶颈”,被他们攻克了,最终成功研制出北斗一号全数字快捕与信号接收系统,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上一篇:人工智能知道你在说谎 下一篇:没有了